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

[史懷哲計畫]總召的熱血心得文~~

下午11:55

作者:李怡慧,現就讀台大中文系,第七屆史懷哲計畫暨第一屆深坑營總召

◎為什麼參加營隊?
    「為什麼接營隊呢?」不管是自己還是身邊的人都好奇地問過。
下營後零星地和雅柔、苡粧討論過當初我們為什麼接下這屆的召部。其實有點模糊了,但依稀記得那種「想試試」的感覺。因為好歹參加到了第三年算是半生不熟的屁股,因為好像還沒有其他人表示接下的意願(?),因為想讓一個營隊有一點自己想像中的樣子,因為覺得苡粧和雅柔會是很棒的副召,因為……
對於「總召」和「史懷哲營」的印象是從亞茜開始的。還記得第一次接觸懷哲營(前幾屆在三芝國中舉辦,直接稱為「三芝營」),是因為跟那年的總召亞茜某堂課同組,當時亞茜還正在尋找科負責人,剛好國文科有缺,在亞茜的親切和胸有成竹的氣勢下參加了史懷哲營。下一年超然獨立的總召偉帆,則在主要幹部短缺的限制下,辛苦地一手包辦過程中的大小事,跨足本應由財務、課務副召們處理的各範圍,營隊的整體氛圍,各項規定較寬鬆,但時程的掌握與叮嚀仍按部就班地傳達給全員。
「下一屆的營隊會是什麼樣子?」在二度參加史懷哲營的尾聲,這個念頭一閃而過,對從沒接過主要幹部、更鮮少參與營隊的我來說,要做為一個總召還是太嫩了。
在三芝營的最後那週,落腳的民宿房間裡,各科混宿讓我們多了認識其他的成員的機會,一起討論教案或教學、一起崩潰備課一起討論教案或教學、一起崩潰備課、一起瘋玩桌遊、一起看海看夕陽。這也讓苡粧和雅柔有一起趴在木頭貼皮的地板上,看著螢幕窸窸窣窣討論課表怎麼安排更完美的機會──當時抱著筆電,心想如果細心周到的雅柔當課務副召,邏輯清楚又超會文書處理的苡粧(還是自然組的感覺管錢超精明有條理啊哈哈!)接財務副召,再加上兩人對教學的理想和各自的堅持,這樣的副召一定是完美組合。一直到在二活魯山人的慶功宴時,這個想法才鑽了出來。
「因為覺得怡慧當總召的話會想幫忙。」印象中雅柔這麼說,而苡粧附和了一句。那瞬間有種被信任的感覺,不禁考慮起接下總召這件事。營期結束時聊起最開始,才發現原來我們都是因著對方才加入召部。不過就像這屆結束後雅柔說的,我們當時其實也還不清楚實際上一個召部會有多少工作量、具體的困難何在,每一件事的細節都離我們太遠,憑著一股熱血和傻勁就真的接下來了(雅柔後來說她接下副召後猛然發現自己該準備考試就有點後悔QQ)。隨著越來越靠進營期,累積的壓力越來越大,營前營中曾有摩擦,也曾很質疑自己當初接下召部到底是不是不自量力的決定。但後來雅柔告訴我,其實真正需要的也並不一定是各方面都超適合的那個人,能好好堅持著完成就是足夠的。

◎溝通技能level up & 特教初體驗
這屆是第一次在深坑國中舉辦的史懷哲營,以往建立好的合作經驗大多要砍掉重練。有好多事情要熟悉、詢問和溝通。因為有苡粧跟雅柔的照應,在營期中仍有上臺的機會。除了一定有收穫的「實戰演練」,這次的營隊,為我增加兩個特別的經驗。
第一個就是人際溝通和應對進退的細節。除了和同伴共事的經驗,因為換到新學校,一切合作的默契都尚未建立,和老師、校方信息來回更加頻繁、溝通的事項也變得更多更雜更細,也在過程中發現有許多的眉角要留心。這些都讓我更了解當面溝通、電話聯絡、信件往返間的差別和不同單位的慣性,也在擔任幹部、做事的過程中更了解自己個性的弱點和強項。
第二個,也是最難得的,是直接接觸到特殊生。這次營隊雖因為首次舉辦,參加的學生人數很少,四個班總共不滿60人,但在這之中卻有至少34位亞斯伯格或兼過動傾向的小孩,也有視障生;校長說今年特殊生的比例高很多,預計全校一百名左右的新生中有十多位是已經通報的特殊生。對大多數只在特殊教育課堂上學過基本特教知識的我們來說,要直接和特殊生接觸,必然感到壓力和焦慮(尤其對這一屆的帶到兩位特殊生的實習導師宛庭和國峯而言)。幸好深中的輔導主任很熱心、親切,給我們不少相關的資訊和建議,主任放手讓我們嘗試,也告訴我們有什麼狀況都隨時可以打給她。
亞斯伯格的小孩容易對其他人的情緒或言與產生誤解,如果受到情緒刺激,變容易一時失去理智,像個小火山一樣地爆發──火山爆發時,輕則語言攻擊、重則出手打人或摔打物品。這次營隊,一方面有主任告訴我們可以怎麼處理和協助這樣的小孩,一方面還有心理所背景的立宇幫忙,告訴大家怎麼對待、怎麼安撫暴走中的小獸。立宇說,其實自己更喜歡這樣的孩子,因為他們很直接,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,不會有心計,說自己不生氣了就是真的不生氣。善體人意的筱晴也總是協助導師安撫那位小孩,記得有一次,小野獸爆發得相當厲害,以往由導師從後方抱住他的方法不管用了,大家把他帶到舒適的圖書館,暫時離開衝突情境。小野獸在沙發上,不斷掙扎想站起來回到教室,傷害那位惹毛自己的同學。因為擔心他傷害自己和別人,導師國峯緊緊抱住他。因為憤怒情緒高漲,小野獸不想抓傷老師,轉而去用力抓著自己所坐的沙發。筱晴半跪半蹲在地上、平視著小孩,用溫和的語調安撫他;同時也是安撫國峯,請他放鬆抱住小孩的力道,讓小孩的抵抗一起變小。筱晴說,我們常常會不讓他在生氣時抓握、捶打物品來發洩,但這樣一來他的情緒無法宣洩(因為他還不會別的方法),所以筱晴讓這個孩子用盡全力抓住沙發,情緒宣洩了,才能慢慢緩和。
這些都讓我印象深刻。也因為聽到立宇和筱晴的話,面對小野獸的心情也比較穩定,能冷靜觀察孩子,發現他並不想傷害到無辜(當下他想傷害的對象以外)的導師和其他來幫忙的老師,只是有時候沒發現其他人也被傷害。所以我們試著讓小野獸發現「國峯老師」被自己抓傷的手臂,和「筱晴老師」因為要關心自己、等自己不生氣才肯站起來而(讓舊傷)疼痛的膝蓋。小野獸顯得有點詫異和驚訝,也開始好好冷靜下來。
主任告訴我們,未來的特殊生只會多,不會少。乍聽實在棘手,但主任說,她覺得這其實是件好事:以往特殊生比例低,可能並不是真的沒有特殊生,而是未能完整通報;現在有更完整的特殊生名單,我們能據此給予每位學生更適合的教導。

這次營隊難得地參與了特殊生的班級經營,也從夥伴的身上學到一點安撫亞斯小野獸的技巧;了解了這樣的小孩可能帶來的班經狀況,也看到了他的可愛和直率。更透過和主任、師長的對話過程,得到從沒想過的觀念。不論過程中有怎麼樣的波瀾,回顧起來都是非常寶貴的收穫、也是很棒的回憶,如果能重新選擇一次,我想自己一定會更篤定的接下這樣的任務。相信不論過了多久,都還會懷念從籌備期到下營後這段時光的點滴,也仍會同樣珍惜這樣難得的機會和相處!

Written by

We are Creative Blogger Theme Wavers which provides user friendly, effective and easy to use themes. Each support has free and providing HD support screen casting.

0 意見 :

張貼留言

感謝您願意和我們交流意見~

 

© 2013 NTUEDUSA . All rights resevered. Designed by Templateis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