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19日 星期二

[轉貼] 海端──偏鄉實習半年心得分享 / 許芳慈

下午9:00

作者:許芳慈
全文轉貼自:http://www.ntnu.edu.tw/csd/change_e-paper/0905/change_i1-7.pdf

今年一月,我和友人結束了為期半年的實習。而決定台東縣海端國中作為實習學校,算算也正好是近冬的這時。我們從冬天開始的旅程,也在冬天暫告一個段落。一切看似回到起點,但已有所改變。我們是過客,因緣際會的參與這溫暖的小團隊,短暫半年,絕不敢說自己為學校服務了什麼,因為我們所給的遠遠不及收穫的一切。


海端國中位處於台東縣海端鄉,正好是南橫的入門口,群山包圍的天地格外地遼闊,田野環繞的綠地中,市區僅僅是一條街道。從開頭的海端國中算來,延伸上山好幾里的長程都是孩子們的學區。因此大部分的學生都有住校,學校成為他們的第二個家,不論早上或夜晚,海端校內總是熱鬧滾滾。男孩們總愛在晚自習後打籃球,他們下課後走動聲、吆喝聲,是比鬧鐘更鮮活的報時器。

雖然只有三個班級,但作為南橫上諸多國小學生就讀的學校,海端國中有其必須擔負的重責。全校七十六名學生中,除了三名漢人,其他多是布農族子弟。家長大多打零工或務農,因此許多學生們在假期也是忙碌的。記得第一次班會,導師介紹我和八甲同學們認識,他指定每個上台的學生除了介紹自己外,還得談談自己的暑假生活。結果半數的孩子都愐靦地低著頭講完自己名字便急著下台,其他被老師盤問的急了,便簡短地回答:「幫忙家人灑藥,種田。」

那天導師與學生們分享他青年時上梨山做農的經驗。大部分情節我都忘了,但他提到那農忙後的夜晚,獨自躺在夜空下的故事。山上的星星格外亮眼,銀色的光芒一點一點散在無法盡覽的黑幕中,這樣的夜,我在海端也看過幾回。

過去許多學長姐的經驗都告訴我們:教科書裡的理論和教學現場是有差異的。然除了關注差異以外,應用與調適亦是走入實境時可靈活接軌的橋樑。
每日的教學活動即是課程與教學的落實處。多數實習老師大部分地時間都在見習,但選擇小校卻能有更多接觸教學的機會。除了一般上課時數外,透過補助辦理的第八、第九節課和夜間輔導都屬於學校課程的範疇,若學校同意,便可利用課堂或早自習固定的時間,為孩子們講課或複習。如果時間許可,甚至能編輯一套自己專屬的教材,教自己喜愛的主題。在導師的同意下,我獲得每週二早自習的「閱讀推廣」。半年來分別以「自我」、「快樂」、「自然」三大主題統合論語、莊子、老子、希臘三哲的部分思想,讓學生們從活動和故事中對中西方思想有些了解;也配合國文科,運用閱讀題解析,並加上中國古典小說和摘要內容的介紹。在上「莊周夢蝶」時,許多學生寫道,如果能選,還是要當人;但也有少數人選擇蝴蝶──「因為很自由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」,或許這麼回答的孩子,也領略了莊子的浪漫吧!

但古典小說的部分反應就比較不如預期。閱讀文言文,顯然對海端的孩子們來說形成挑戰。或許是學業上的挫敗感,對文言文,他們始終是有距離的。但對於有強大吸引力的故事,學生們卻始終反應熱烈。我們談三國演義劉備痛摔阿斗、關羽大戰華雄、孔明草船借箭等事,台上台下熱鬧滾滾地討論武將、史事,就像那些事昨天才剛發生過一般。與全班共同分享的樂趣和一人閱讀的感動大不相同,有時常想,要是每一本書都有時間欣賞、討論,不但學生們受益,自己也必能學到更多。

行政和心理學實用的面向頗廣。小學校教職員們通常身兼數職,護士同時是會計、國文老師同時是教學組長也是社會老師……沈重的行政往往比教學更困擾人。都市學校往往一個組下分兩三個職位,但小校教務和訓導合一,因此教導處主任組長們總是公文纏身、業務沈重。一個團隊的組織氣氛,從每天大家的臉上就可以察覺──海端總是繁忙,繁忙但是愉快的。有時大家會一起抱怨些事情,像系統當機、要求成果的時間緊迫、各種評鑑的壓力等等,但抱怨中還是能找到些樂子。共同討論行政或教學碰到的好事壞事,不知不覺已成為每天飯局必備的話材,有時同一件事,多幾個人分享自己的看法,便自然豁然開朗。

「許多時候某個人的情緒未必是針對你。」訓育組長說的這句話,我想我會永遠記著。有一次,一位男同學上國文課便趴在桌子上,課本也不看,老師的話也不聽,下課一個人瞪著台上叨叨地自言自語。課後心裡覺得不大自在,總覺得是自己哪裡講錯了?還是他討厭台上的人?心底在罵些什麼話?與導師討論才知道:該同學因為單親,長年負債,家境不好,從小就要分擔家務照料兩個弟妹的生活。最近經濟情況更差,父親酗酒後拳腳以對,因此那位同學總是苦著臉。當心中先已有成見時,所見所聞都會契合所預見的景象,能以思維反省的理性尚且如此,何況更難掌握的情緒?

中學生多多少少有些自我中心,實習教師由於年輕,又頭一次擔任「老師」的角色。在身份拿捏上難以控制得當,而許多情況中,做好情緒管理更是重要。有時學生們心底也並不清楚實習教師到底是朋友,還是「老師」?說話難免不自覺地傷人。你辛辛苦苦做的小卡片,他們可能只看一眼,有些甚至不領情;盡心盡力的準備課程後,卻聽聞有些學生在背後開玩笑,或給你取些不喜歡的綽號。「學生都是還不成熟的人,跟他們認真你就輸了!」老師總是這麼勸我們,但要轉變自己的態度成為能包容孩子們的「大人」,卻也不是容易的事。

十一月中旬,擔任指導教授的譚老師來到海端。在之前幾次的返校座談中,我們討論了一些現場發現的教育問題,諸如原住民學生的加分政策,學生成績的城鄉差距以及小校人數流失等等。許多問題的核心牽扯到教育和教育以外的因素,而一個環節的問題扣上另一個環節,就像糾纏不清的線團一樣──如何才能找到開端?如果沒有一個絕對的開端,有沒有可能從某一段最適合切入的地方下這一刀?在多次的討論下我們有許多新的體悟。也許目前許多問題尚還沒有定論,但是總能藉由這次的機會有一個開始。對我們實習生而言,也指示了更深刻的思考向度。

現場試教毋寧是可貴的經驗,感動的是,那天學生們都貼心地特別配合。譚老師指導的那堂國文課,我帶領孩子們讀詩。在近冬的時節,看著投影片的一張張圖,朗誦〈獨飲十五行〉,想像大風雪屋下的紅泥小火爐──雖然有些慌張,講了前句忘了後句,但第一次試教的經驗比預期更要成功,確實給了我成為教師的信心。

和他人閒聊有時戲稱到偏鄉實習是「渡假」,事實上,來到海端的這幾個月卻是讓人感動深刻的旅程。一個人住在外面的這段日子,我有更充裕的時間能反覆思索一些問題,不論是否能有答案,但發問,就是一個開始。

我自認自己並不是一個充滿教育熱忱的人,從小也沒有為他人犧牲奉獻的情懷。因此到偏鄉實習,第一個動機還是源自於己──因為是一生怕不再有第二次的機會、因為是難得更深入了解台灣土地的機會,也因為想嘗試不同文化、不同生活、不同價值的新體驗,所以選擇了海端。也正是如此,有時總有得之於人者太多的慚愧。這段日子我由師長、同儕和學生們身上得到許多過去沒有的體驗,那些真實感動,也遠遠超出我所預想。


如果再選一次,我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。山水人文皆美的海端真正像是桃花源,但又幸運地對所有人敞開臂膀。半年回憶成為此後教育路上珍貴的瑰寶,等待省思,等待發揚,也等待開創。

Written by

We are Creative Blogger Theme Wavers which provides user friendly, effective and easy to use themes. Each support has free and providing HD support screen casting.

0 意見 :

張貼留言

感謝您願意和我們交流意見~

 

© 2013 NTUEDUSA . All rights resevered. Designed by Templateis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