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

[轉貼] 實習教師的勞動困境 / 杜氏

下午9:00

杜氏 高中實習老師
苦勞網 責任主編:張心華
http://www.coolloud.org.tw/node/70435

教育部日前修改「師資培育之大學辦理教育實習作業原則」,將「教學實習」的比重從40%調高為45%,並將「行政實習」從20%降為15%(相關剪報);教育部表示,這樣的修改是為了在法規上確認以「教學」為實習主體的合法性,避免實習教師淪為各級學校的「雜事處理人員」。


然而,老實說,對目前正在實習的師培生而言,此項法規的修改恐怕是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意義。

首先,實習教師的勞動時間雖然在法規中有所切割,按照不同比例分成「教學實習」、「導師實習」、「行政實習」與「研習活動」四個部份,但在具體的實習現場中並無法有效地將之區分開來,當實習教師面對各行政處室不斷湧來的業務要求時,根本無法主張「本日行政時數的額度」已滿,而只能埋頭將所有工作完成,除了會花上平日一整天的工作時間外,有時甚至必須在假日加班。

明明法規已經強調「教學」在實習中的主要地位,為何實習教師們卻不能拒絕行政處室的要求?究其原因,是因為實習教師在工作現場面臨了高強度的規訓機制,其一言一行都被放入一個虛擬的評價網絡中檢視。這個藉由資深教職員工交換訊息而成形的評價網絡,會為拒絕過多行政業務的實習教師們標上諸如「態度不佳」、「缺乏學習動機」、「難搞」等等標籤,如此一來不僅會影響校內其他教職員工對該名實習教師的看法,以及實習階段的分數考核,更會透過校與校的訊息交換而影響到未來的求職。

因此,實習教師在無所不在的窺視之下,為了提高將來找到工作的可能性,無不在目前的工作現場扮演一個「積極」、「耐操」的角色。當校方經常性地以「特殊情況」、「業務很急」或「組員有其它業務」等藉口,要求實習教師做整天的行政工作時,實習教師也只能壓抑、隱藏自身的情緒,完全配合校方的各種行政要求。

或許有人會問:既然正式教師都經歷過如此辛苦的實習階段,那為何還會讓這樣的邏輯繼續複製下去?的確,當然有不少正式教師對過去所經歷的實習處境有著深刻體驗,而在自己指導實習教師時幫忙擋下各行政處室的業務,但是更多的老師卻反而有著「媳婦熬成婆」的意識型態:既然我過去能撐過這些(未必合理的)要求,那麼現在你們也應該能撐過去。

這當然是正式教師在面對改變時而產生的相對剝奪感,也是一種世代之間的刻板印象。但除了社會心理學的解釋之外,若尋找此意識型態的現實基礎,則與當前的教育體制和勞動者的層級分化有關。

在目前的中小學裡頭,由於缺乏各種誘因,諸如減課(降低勞動強度)、加給(提高工作所得)等等,資深教師往往不願接任繁瑣、工時長且責任重大的行政工作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校方常見的做法是將行政事務交付給新進教師或代理教師,這種交付之所以可能,主要是因為自1994年師資培育解禁後,政府嚴格控制正式教師數量的情況下,逐漸形成一個供過於求的勞動市場。勞勞相爭的結果迫使教師不得不接受日益惡劣的工作條件,因此校方可以用較差且不穩定的待遇(約聘代理),以及強度極大的工作內容雇傭他們所需的教師。於是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學校直接在甄選簡章上規定新進教師(或代理教師)必須兼任行政職務。

但因為這些新進教師多半對行政業務不熟且缺乏經驗,加上他們還必須備課、教學或被薦派出去參加研習等等,所以往往要不斷延長工作時間才能完成這些事務。當他們面對這樣的勞動處境時,解決之道就是將這些業務轉嫁到實習教師頭上。一方面,教師階層化的現象越來越明顯,從上而下形成「資深」、「新進」、「代課」、「實習」四層的金字塔結構,並提供一條成本較低的道路吸引他們如此行動,而且,已經成為市場上合格勞動力的新進教師們清楚知道:在競爭如此激烈的情況下,實習教師不願拿未來的工作機會來當反抗的代價;另一方面,求職過程中的激烈競爭給予他們一種上述提到的意識型態,那就是「耐操配合」的合理化:越是肯吃苦、肯不斷接受校方給予業務的人越有可能成為正式雇員,因此他們往往就以這樣子的意識型態要求實習老師。簡單來說,在現有的體制之下,實習教師的無償勞動補足了人力的匱乏,並在金字塔的底層背負著繁重的事務。

實習教師的勞動困境其實與其它工作的實習者並無二致,「我們」往往被認為是不合格的勞動力,必須要到工作現場「學習」才能具備在勞動市場上競爭的能力。但問題在於,實習者在工作現場經常會發現到一個事實:工作單位並非是先教導你之後才讓你處理業務,而是直接把工作丟給你處理,要你「做中學、學中做」,這樣的邏輯其實與新聘一個正式員工相同,所不同者是可以用更低的勞動成本聘請員工(例如實習教師完全沒有薪水,還必須付給師培機構學分費),並利用「學習」的名義破除各種對於勞動強度與勞動時間的規範。

教師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教學,這點應該是大部分人的共識,但是在目前的結構底下,由於實習教師恐懼未來的生存遭到波及,因此沒有選擇拒絕過多行政業務的自由,只能運用下班時間進行備課。實習教師的勞動困境是總體勞動環境惡化的一個表現形式,在各個學校自行規劃實習工作內容的現實基礎上,從法規上調整行政實習的比例,並無助於改善實習教師的勞動困境,唯有將實習教師們納入工會組織,嚴格控制行政業務的時數,並停止削減公共教育系統的人事成本、增加行政僱員的人數,才能讓實習教師回歸教學專業能力的養成。

Written by

We are Creative Blogger Theme Wavers which provides user friendly, effective and easy to use themes. Each support has free and providing HD support screen casting.

0 意見 :

張貼留言

感謝您願意和我們交流意見~

 

© 2013 NTUEDUSA . All rights resevered. Designed by Templateism